第208章 吞噬空间

  “苏晴,你要永远站在我这一边。”
  「桎梏」微微俯下身子。
  他嘴角勾起一抹病态阴冷的微笑,用温热的舌尖轻轻舔舐了一下苏晴脸上的伤痕。
  而后又摊开苏晴的手,往她的手心里放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
  苏晴的心里既震惊又不解,地想要挣脱束缚,她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身体,终于成功打破了无法动弹的僵局。
  但当她回过神来时,「桎梏」却早已经消失在她的眼前。
  苏晴很是嫌弃地用衣袖擦了擦脸颊,转过头却看到了比她还要吃惊的左灿,而且他的眸子中好似还闪着怒火。
  “「桎梏」是吧?他死定了。”
  左灿交叉着双手,咬着牙紧盯着「桎梏」之前所站的位置。
  他此刻恨不得把这片沾有「桎梏」的空气全都用火烧个遍。
  苏晴低头看了看手心里的东西,仿佛是一个五角星形状的小饰品。
  不过按照以往的经历,苏晴推测这应该是通向「桎梏」空间之中的「钥匙」。
  这不得不让她感觉很是蹊跷。
  「桎梏」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而且他究竟做了些什么,要以「死亡」来掩盖他这么多年的踪迹?
  苏晴思考了片刻,将「钥匙」揣进了衣兜中。
  这个事情或许只能先暂且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才能看到它最终的面貌。
  “哥,小奶牛。”
  苏晴疾步跑向一旁,跪在地上轻轻晃动着昏倒在地的江齐和小奶牛。
  “……”
  片刻过后,江齐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看到眼前的苏晴,他先是扬起嘴角有些勉强地笑了笑,以示意他并无什么大碍。
  但实际上他却感觉到身上一股火辣辣的疼。
  这就像是前一天过度运动以后,导致第二天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酸胀无比,让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我来吧。”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苏晴的头顶传来。
  抬头一看,她发现是组织里的「医生」——张大哥。
  苏晴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即使她并没有想到组织里的人竟然会主动站出来帮助他们。
  只见张大哥将双手分别搭在了江齐和小奶牛的身上。
  片刻过后,随着小奶牛的一阵巨大的喘息声,苏晴便知道他们两个此时已经安然无恙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她怎么没回来?”
  苏晴扶着江齐的胳膊拉着他坐了起来。
  此时让苏晴不得不在意的是,她的眼前只有江齐和小奶牛的身影,却怎么也没有见到她自身另一个灵魂的身影。
  而且江齐和小奶牛都伤成这副模样,这不免让她感到深深的不安。
  “她……”
  江齐紧蹙着眉头思考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可他所能回忆起的很有限——巨兽的头颅穿过了「小灵魂」的身体,而后他被一阵力量冲击,陷入了昏迷。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从背后冲击江齐的人,并不是打算杀了他,而是为了救他。
  所以多半是小奶牛在最后的紧急关头扑了上来,拼尽全力救下了江齐。
  “她透支了自己,吞噬了「役使」的整个空间,她死了。”
  小奶牛变回了玩偶的模样,闪现到江齐的肩膀上。
  其实它想到了「小灵魂」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措施,但是它从没见过别人能够将管理者的空间一整个吞噬。
  所以当这件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所造成的影响范围要远远超过了它所能预料的范围。
  加之「小灵魂」故意让巨兽穿过她的身体,她根本就没有给任何人留下救她的余地。
  “但有个事情我并没有打算隐瞒,杀了她的那个人是我。”
  小奶牛说着闪现到了苏晴的衣领边,压低声音确保只有苏晴和江齐两人能够听到它说的这句话。
  它在最后那一秒拼尽全力杀死了只有最后一口气的「小灵魂」,把江齐护在身前以尽可能减少在当时未知的情况下会对他造成的伤害。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许也是当时所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
  「小灵魂」采用如此极端的做法,它也只能彻底放弃救她的那条心。
  当然了,这肯定是「小灵魂」最希望小奶牛能做出的选择。
  “所以,你懂的,至于要怎么做就看你了。”
  小奶牛伸长尾巴戳了戳苏晴的脸颊。
  它杀死了「小灵魂」,这就说明苏晴已经完全可以在不经过自身觉醒的情况之下去使用「肃清」的能力。
  现在告诉苏晴这件事,也是为了不让她在某个时刻不小心使用出了能力而露了馅。
  毕竟并不是个笨蛋,她大多数情况下都知道该怎么做。
  况且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肃清」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知道他希望这个世界的苏晴能够觉醒能力。
  但以往时间线的苏晴在觉醒能力后全部都死于他的手下,所以这仍然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
  “对了,这是她给我的东西,应该是想交给你的?”
  小奶牛用尾巴缠着一个黄兔子玩偶和一个精致的小方盒,轻轻地递到苏晴的手心中。
  “……?”
  看到这两个东西的苏晴心里五味杂陈,她既感到不解,又觉得有些诧异,同时还有些伤心。
  这是「小灵魂」交给小奶牛的?她回「家」了?她是怎么过去的?
  脑内突然闪过的想法让苏晴的呼吸开始不禁有些急促。
  能带「小灵魂」回去的,无非就是「蜕变」和金雕,那让「小灵魂」去杀了「役使」,多半就是她们两人提出来的。
  可她们不可能不清楚「小灵魂」的实力与「役使」之间的悬殊。
  那这不就恰恰说明,她们不仅知道「桎梏」的这一做法,甚至还利用「小灵魂」帮助他顺利重新坐回了管理者的位置上吗?
  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是可以把「桎梏」当作是同一战线的人,还是要把「蜕变」和金雕两人排除在这条线之外呢?
  但不管这些人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苏晴心里都清楚,她自身的「小灵魂」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共同的未来。
  苏晴暗暗下定决心,她要带着曾经的每一个自己永远地离开这个地方,不再和这个世界有丁点儿的联系,回到属于她的那个「家」。
  “你的脸怎么了?”
  江齐突然发现苏晴的脸颊上竟然多出一道血痕,这应该是不久之前刚留下的。
  他抬起头很是气愤地看向左灿,明明已经严厉告诫过左灿,竟然还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这小子果然是不可靠。
  “……「桎梏」来了,他成为了新的管理者。”
  苏晴轻叹一口气,把眼泪憋在了心里,将手上的两个小物件揣进衣兜。
  “……?”
  江齐回头看了一眼「役使」的尸体,他之前下意识以为「役使」身上的如撕裂般的伤口是「小灵魂」所致。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前在「役使」的空间里那样拼命,竟然最后却只是为了送「桎梏」重新上位。
  “他说了什么吗?”
  江齐轻轻抚摸了一下苏晴脸上的伤口,看来这是「桎梏」留下的。
  苏晴摇了摇头。
  对她来说,「桎梏」刚刚完全没有说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不过苏晴此时却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不知道她在刚刚的混乱局面之下有没有「逃跑」。
  抬起头,根本不用刻意去寻找,苏晴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简栀。
  “从今以后,「墟」中不会再有「祭祀」一说,取而代之的,是和「衍」一样的规则。”
  简栀面对组织中的众人,脸上多了一抹意气风发的神情。
  她终于成为了「墟」的看门人,而不再是「役使」的傀儡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